张江做客至善讲堂 解读强制阐释论

日期:2016-04-11 15:21:23  浏览量:205

1.jpg

2.jpg

3.jpg

(记者 关秀雯 李建鹏 郑娇敏)4月9日晚,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研究员做客“至善讲堂”,为我校师生带来题为“强制阐释论”的讲座。校长蒋洪新出席讲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赵炎秋主持讲座。

张江从对具体文学文本《聊斋志异·鸲鹆》的分析展开讲座,通过美国著名文论家詹姆逊运用法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家格雷马斯的“符号矩阵理论”对《聊斋志异·鸲鹆》所做的文本分析,指出詹姆逊得出的结论不是一个文学的结论,而是一个伦理学、哲学、政治学的结论,并由此对当代西方文论的有效性问题提出质疑。从这个意义出发,他认为“强制阐释”是当代西方文论的基本特征和根本缺陷,“强制阐释”提出的目的是以此为线索,辨识历史,把握实证,寻求共识,为当代文论的构建与发展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张江提出,强制阐释是背离文本话语,消解文学指征,以前置立场和模式对文本和文学作符合论者主观意图和结论的阐释。在这种阐释模式下,阐释者对文本的阐释离开了文本,对文本做了文本以外的话语挥发;把文学的文本视作政治的、历史的、社会的文本,对文本和文学做了非文学的阐释。他以女性主义批评家肖瓦尔特对《哈姆雷特》的解读为例,阐述了主观预设的“三个前置”在强制阐释中发生的路径。一是前置立场,这里是指批评者的站位和姿态是预先设定的,并依据批评立场选定了批评标准;二是前置模式,指批评者用预先选取的确定模板和样式框定了文本,做出符合目的的批评,由此理论和批评不再是人文表达,文学抽象为公式,文本固化为因子,文学生动飞扬的追求异化为呆板枯索的求解。三是前置结论,他的理解是:批评的结论产生于批评之前,批评的最终判断不是在对文本实际分析和逻辑推衍之后产生,而是在切入文本之前就已确定,批评不是为了分析文本,而是为了证明结论,其演练路径是从结论起始的逆向游走,批评只是按图索骥,为证实前置结论寻找根据。

关于“强制阐释”的产生,张江认为,这与当代西方文艺理论的生成方式——场外征用有着密切关系。所谓场外征用,就是从文学场域以外,征用文学理论以外的理论到文学场内来,以阐释文本,证明理论的正确性,扩大理论的影响。他指出,场外征用是当代西方文论诸多流派的通病;场外理论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与文学理论直接相关的哲学、史学、语言学等传统人文科学理论;二是构造于现实政治、社会、文化活动之中,为现实运动服务的理论;三是自然科学领域中具有严整性和普适化的诸多规范理论和方法。张江以美国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爱伦·坡的经典之作《厄舍老屋的坍塌》、20世纪末出现的索卡尔事件为例,说明场外理论与文学理论特别是文学批评有很大的区别。这些理论本无任何文学指涉,也无任何文学意义,却被用作文学理论与批评的基本范式和方法,直接侵袭了文学理论和批评的本体意义,改变了当代文论的基本格局和基本走向。

张江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当代西方文论被全面、系统、细致地引介到中国,西方文论以独霸天下的姿态支配了中国文学理论的研究格局和思维方式。他指出,“强制阐释”只是一个切入点,我们不否定当代西方理论对中国建设产生的积极影响,但必须捍卫自我主体意识,时刻保持清醒头脑,进行必要辨析。他希望能够回归到传统文学的阐释,从文学理论的研究出发,做有历史担当和批判精神的中华儿女。

校长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与200余名师生一同聆听了讲座。

张江简介:

张江,清华大学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会长,《中国文学批评》主编,《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主编,《人民日报》“文学观象”专栏主持人,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管理委员会主任。

张江教授长期从事文艺理论和文学批评研究工作,在中西文艺理论及中国当代诗学研究领域尤有建树,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文艺研究》、《文学评论》、俄罗斯《十月》等国内外权威学术期刊和报刊上发表论文多篇,部分成果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等期刊转载,在学界引起重要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