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黉门新语】大学的诞生

日期:2016-03-22 10:18:53  浏览量:285

大学的诞生

蒋洪新

大学于何时诞生?对于这个问题,人们一直有不同看法。我倾向于德国哲学家汉娜·阿伦特的观点,尽管古希腊的学园并未成为长期性的教育机构,但其在哲学、修辞、几何和法律等方面的教学成就却闪耀着永恒的光辉。因此,大学起源可“追溯古希腊。回顾这种传统的草创期,我们回想起柏拉图学院。”

公元前399年,柏拉图在恩师苏格拉底被判死刑后,逃离雅典到梅加腊、西西里岛、南意大利、埃及等地,开始了长达12年的游学生涯,当他再次踏上故土时已到了不惑之年。公元前387年,柏拉图在雅典西北郊外的克菲索河边开办了一座学园,为纪念当地一名叫阿卡德米(Academus)的战斗英雄,他将这座学园命名为阿卡德米学园,即柏拉图学园。柏拉图学园是欧洲第一所综合性学校,开设课程主要有哲学、政治、法律、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等,教学方式主要是师生之间对话与辩论。在这里,柏拉图不仅写出了他一生中主要的哲学著作,还教授了亚里士多德等一批门徒。由于学园的独特功能使其具有了一种特别的生命力,学园一直持续了900年,直到公元529年才因战乱而关闭。

当然,柏拉图学园还不能称之为大学,因为“像苏格拉底这样伟大的导师,他是不发毕业证书的”。现代意义上的“大学”(拉丁文:universitas),专指12世纪末在西欧出现的一种高等教育机构,这种机构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征,如组成了系(faculty)和学院(college),开设了规定课程,实施了正式考试,雇佣了稳定的教师,并颁发毕业文凭或学位等。

第一所具有上述五个基本特征的大学是博洛尼亚大学(拉丁文:Alma Mater Studiorum)。据说,博洛尼亚有一位叫格雷希恩的僧侣,他写了一本教会法律的书,吸引了许多来听讲的人。他们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地主、房东和旅馆老板的欺负,于是就组织了“基尔特”(Guild),也称为互助会,由此形成了博洛尼亚大学雏形。随后,大学如雨后春笋般在欧洲各地相继涌现。如,巴黎大学在1215年获得教皇特使颁布的巴黎大学章程后,旋即取消了圣母院主事的控制权,巴黎的教师协会获得了合法团体的资格,至此完成了由习惯认可的大学到被法律承认的大学的转变。巴黎大学的贡献远不于此,他们的部分学者曾出走法国,于1168年在英国创办了牛津大学;41年后,牛津大学的部分学者又创办了剑桥大学。这一时期,大学作为一种独立自主的机构,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为后世大学留下了自主办学的传统。

“现代大学”开始于19世纪初。一般认为,1809年德国柏林大学的创立标志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的诞生。现代大学与中世纪大学的根本区别在于大学职能的转变。传统大学是传授已有知识的场所,将研究和发现知识排斥在大学之外,而现代大学则将科学研究作为自己的主要职能,将增扩人类的知识和培养科学工作者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推崇“学术自由”和“教学与研究的统一”。柏林大学的这一精神不仅推动了德国的科学事业发达昌盛,对世界高等教育也产生了深远影响,为近代大学形成奠定了基础。

同样的,在高等教育史上,我国也存在着“李约瑟难题”。我国有着悠久的书院史,据北宋四大书院之首的石鼓书院(位于湖南省衡阳市)始建于唐元和五年(公元810年),迄今已有1200年历史;如果追溯到长安太学,我国高等教育则已有2100多年历史,甚至早于欧洲中世纪的大学。尽管在草创之初我国的学院制度与欧洲中世纪大学具有很多的相似性,但是在中国却没有诞生最早的近代大学。对于哪一所大学才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这个问题,人们长期争论不止,众说纷纭。从逻辑上讲,答案理应是唯一的,但是由于“大学”一词本身的不确定性和弹性,加之中国近代高等教育发展的复杂性与多样性,答案似乎也可以作不同的解读。如以1910年各分科大学的成立为标志,京师大学堂则可被看作我国近代第一所综合性大学。

回溯大学的诞生,不是要将大学拉回过去,而是为了更好地指引未来。因为只有厘清了大学的本来意义,方可遵循大学的内在规律,从而发挥大学的应有功能。通过对大学诞生的追溯,我们不难得出如下四个基本观点:一是大学必须以立德树人为任务,致力于高素质创新人才的培养。从诞生之日起,大学就是一群学者在自由研究学问的过程中培养人才。虽然近代以来,大学被不断赋予新的职能或者使命,但最终都落实到一个根本的使命:大学生的发展与成长。换句话说,大学是人才诞生的摇篮。我们办大学,就是要为国家和社会输送人才,这是我们的根本立足点。

二是大学必须以追求真理为旨趣,致力于科学与学术研究。雅斯贝尔斯在其《大学之理念》一书中说,大学是一个不计任何条件千方百计探求真理的地方,一切的科研工作都必须为探索真理的目的服务。我们办大学,就是要结合自身学科的优势和特色,不断探求人类知识宝藏,追求真善美的真理,为了追求真理可以蔑视一切权威。

三是大学必须以开放办学为取向,致力于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谁在科技创新,人文关怀以及为社会服务诸方面走在前面,谁就能抢占了发展制高点。我们办大学,就要是从瞄准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力争取得一批原创性研究成果,贡献“经世致用”之新思想、新成果,“为万世开太平”。

四是大学必须以人文主义为旗帜,致力于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大学要倡导民主、自由与平等的人文理念,体现鲜明的人本主义精神。我们办大学,就是要致力于大学文化建设,使我们的大学更加充满着人文关怀,应该让员工更自信,让学生更睿智、更阳光,为每一个学生都提供充满希望、人生出彩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