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黉门新语】校庆日怀念我校首任校长廖世承先生

日期:2015-10-28 08:31:07  浏览量:315

校庆日怀念我校首任校长廖世承先生

蒋洪新

C0BD16F7340C83AF426A008942F_A595BC75_47960.jpg

廖世承先生像


金秋十月,是校友最爱相聚的日子。我们的大学章程把10月27日定为校庆日。看到校友回到母校,我不禁想到学校的开创者----国立师范学院首任院长廖世承先生。

钱锺书先生的小说《围城》有一些我校初创的相关故事,但其中对三闾大学的校长高松年的描写,与我们的廖校长相差甚远。 “高校长的脸肥而像没发酵的黄面粉馒头,‘馋嘴的时间’咬也咬不动他,一条牙齿印或皱纹都没有。”高校长是位老科学家,而我们的廖校长是位教育心理学家,他明目清秀、 文质彬彬,学生描述他“个子长瘦,金边眼镜,望之俨然,有人说他即之也温。”

廖世承,字茂如,上海嘉定人,生于1892年6月14日,逝世于1970年10月20日,享年78岁。如果廖校长健在,今年有123岁。他少时家境不富裕,喜好读书,且会读书,1912年考入北京清华学校高等科(理科),1915年赴美留学,家人不希望他干“一生吃粉笔灰的没有出息的教育事业”,他不顾许多亲友反对,坚持研习教育,献身于教育事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哲学博士学位。1919年回国,他受聘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育科教授,主讲教育心理学、中学教育等新课程,很受学生欢迎。

廖世承先生在中国教育史上的突出贡献,一是在1920年代参与创建中国最早的心理实验室,开创了中国现代心理测验并编撰了中国最早的《教育心理学》;二是1938年创建国立师范学院(湖南师范大学前身)。我校与上海师范大学迄今关系亲密如一家人,因为我们的首任校长都是廖校长。一位好的大学校长应该是拥有好的办学理念并能付诸行动的人,廖校长就是这样一位理想与行动完美结合并富有人格魅力的人。

他爱国家。在抗日烽火之中诞生的国立师范学院承担保国救亡的使命,廖校长在《师范教育与抗战建国》一文中提到:“抗战的胜利,可说是教育的胜利;抗战的失败,可说是教育的失败。”他亲撰校歌“国师,国师,文化的先进,国民的导师,陶甄人才作育多士,建树一代良规,忠于为人,勇于克己,披荆斩棘,履险如夷,宏施教泽,百年以为期,千载有余思。国师,国师,青年的先导,建国的良师,爱护幼童扶植少壮,创立和平始基,诚以待人,义以接物,摩顶放踵,念兹在兹,风行草偃,千载有余思。”爱国,做文化的先进,国民的导师,应该是我校永久的信念。

他爱教师。他说:“一个学校的最后成功,就靠教师。无论宗旨怎样明定,课程怎样有系统,训育怎样研究有素,校风怎样良善,要是教师不得人,成功还没有把握。”他精诚备至,说到做到,多方延聘高士,海内泰斗,汇集一校,盛极一时。国文系钱基博、马宗霍、骆鸿凯为当时国学大家;教育系孟宪承后成为华东师大校长;史地系李剑农为中国思想史的开拓者;英语系钱钟书被誉为中西文化昆仑级的学者。从这里例举的几位大家可窥见当时师资队伍之强大。

他爱学生。国师创建之初,条件艰辛,院址设在湖南蓝田(现娄底涟源市),这里四面群峰耸拥,山环水绕,《围城》描写的“三闾大学”情景如下:“这乡镇绝非战略上的必争之地,日本人唯一豪爽不吝啬的东西——炸弹——也不会浪费在这地方。”这是对当时校况的真实描绘。廖校长舍弃上海的小家,来到湖南,与师生同吃同住,经常与学生交流答疑,在国师建立导师制,在艰苦条件下率先垂范。

他爱学问。大学是学府,校长应该是爱学问、做学问且比较有学问的人,这样才能把一所大学带向高的境界。廖校长虽校务繁忙,但仍坚持教学与科研并举,几乎每年写书一册。1924年出版的《教育心理学》、《中学教育》等专著,是我国最早的两本高师教科书。1921年,他与陈鹤琴在测试基础上合编出版了《智力测验法》一书,这是我国最早的智力测验著作。1925年他与陈鹤琴又合编出版了《测验概要》一书,被公认为“测验最简便的用书”。在廖校长领导下,国师是当时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廖世承校长永远是我们铭记与学习的榜样。